• 信息通信领域高质量科技期刊分级目录入选期刊
  •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CJFD) 全文收录期刊
  • 中国学术期刊综合评价数据库(CAJCED) 统计源期刊
  • 中国学术期刊数据库(COJ)万方数据数字化期刊群
  • 中文科技期刊数据库(维普资讯)

行业动态

5G新通话的“新”与“辛”
发布日期:2022-07-13浏览量:1015

5G新通话的“新”与“辛”

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中国已经建成了全球领先的5G网络,5G用户快速发展,流量快速提升,在“5G扬帆计划”的引领下,5G正加速融入千行百业,行业应用百舸争流、千帆竞发。

然而,与to B领域5G应用的“如火如荼”不同,to C领域的5G个人应用一直未得到很好的开发,品类明显缺乏,导致公众对5G应用的获得感严重不足:很多消费者对于5G的印象还停留在“5G就是网速快了些,下载电影速度很快”;“5G优势并不明显,目前需求4G就能满足”……

在5G to C领域,亟需打造“杀手级”应用。

2020年,三大电信运营商联合发布《5G消息白皮书》。业界期待5G消息可以打破僵局,推动5G to C的发展。然而经过几年努力,多次“难产”的5G消息并没有突破终端及商业模式的桎梏,引起大的市场波澜。

继5G消息之后,运营商又对传统语音业务进行了重磅改革——4月12日,中国移动发布5G新通话(VoNR)系列产品,并于5月1日起试商用。此外,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也在积极推进5G VoNR试点、商用。相较于5G消息的“难产”,5G新通话目前已得到诸多终端厂商的支持。华为、OPPO、小米、荣耀、vivo、真我、三星、NZONE等市场主流品牌的5G手机已开始逐步推出新版本支持VoNR业务。业界期待,同时也在观望,在全球率先实现试商用的中国5G新通话,其商业模式到底能否成功,能否成为to C领域的“杀手级”应用。

何为5G新通话?

VoNR是什么?VoNR是指由5G NR、5G Core和IMS(IP多媒体子系统)端到端承载语音业务,即5G网络独立承载的语音业务。从字面意思上看,VoNR解决的就是Voice的问题,是最为传统和基础的电信级业务——话音。在5G商用初期,业界主要通过VoLTE技术提供语音服务。而VoNR是5G终极话音解决方案,可不依靠4G拨打电话,直接在5G网络建立语音承载,实现5G拨打电话“零回落”,且用户在使用语音业务的同时,还可享受畅快的5G网速,5G体验大幅提升。

VoNR与VoLTE类似,采用IMS 5G语音服务。会话初始协议(SIP)是 IMS的基本协议,用于不同用户之间的连接建立。增强语音服务(EVS)新型编解码和超宽带(SWB)、全带(FB)音频带宽相结合,可以实现高品质音频(HD)和语音应用。EVS编解码对于5G系统同样至关重要,帮助运营商提供出色的用户体验。

相较于4G语音业务VoLTE,VoNR语音业务采用的EVS编码,具有更强的抗丢帧、抗延时、抗抖动和高保真能力。特别是在声音上,VoNR声音传输带宽由50H~7000Hz扩展到20Hz~14000Hz,已经达到高保真耳机的水平。而在弱场环境下,VoNR运用上行语音增强技术,能保障用户语音感知,无论是玩手游还是刷视频都不受影响,高质量语音通话和高速上网两不误。

既然如此,为什么在5G初期还要用VoLTE来提供语音服务呢?因为,3GPP在设计5G系统时,并没有为语音业务提供独立的解决方案,而是沿用了基于IMS来提供语音业务。在5G商用早期,有NSA(非独立组网)和SA(独立组网)两种组网方式,对应了3种语音业务实现方案——VoLTE、EPS Fallback、VoNR。

VoLTE主要是面向NSA组网,NSA只引入了5G NR的RAN,但核心网依然采用4G EPC,语音服务依然由4G IMS/VoLTE网络提供;EPS Fallback主要面向SA组网,与LTE时代的CSFB是异曲同工,在5G SA网络覆盖不到的地方,语音业务会回落到4G网络;VoNR面向5G SA网络,话音业务全部由5G进行承载,可以得到更好的用户体验,但前提是良好的5G SA网络覆盖。截至2021年底,我国已建成了全球规模最大、技术最先进的5G SA网络,因此,良好的网络覆盖为我国VoNR的规模商用打下了坚实基础。

5G时代,实时通信仍是不可或缺的基本业务能力。随着5G网络逐步实现连续覆盖以及3GPP 5G VoNR标准的逐步成熟,基于5G VoNR超高清多媒体通信能力的全媒体增值服务将进一步提升语音业务体验,丰富业务内涵。

5G新通话“新”在哪儿?

5G新通话极大拓展了传统实时音视频通信的内涵。在业务能力上,打破了传统音视频媒体流限制,升级成名副其实的多媒体通信;在用户体验上,打破了听觉和视觉一维、二维的限制,增加触觉等交互式和三维沉浸式的新体验;在沟通范围上,打破了原有人与人的限制,拓展到人与物、物与物之间的沟通。

5G新通话除高清音视频之外,还将为用户提供更丰富的实时交互业务,并以多媒体实时通信平台为中心,基于统一开放的网络架构,实现创新业务的敏捷开发和快速部署。

对C端的智能手机用户而言,5G新通话可以提升多媒体互动通话体验。比如,除了基本的通话功能,还将提供来电名片、内容共享、屏幕共享、AR趣通话、语音转文字等丰富的体验。

具体而言,在屏幕共享、远程协作方面,通话双方可以一起看视频,一起云购物,在此过程中还可以进行AR标记,实现高效沟通。5G视频客服可以在用户授权后与用户进行面对面沟通,全新升级客服体验。沟通过程中,用户能够通过手机屏幕获取想要咨询的信息,如套餐余量等的直观展示。

5G新通话科技助老无障碍沟通。基于5G VoNR网络,结合语音识别技术,在视频通话中实现实时字幕和大字体展示。针对中老年人,可以解决老年人群体的弱视弱听,以及不会安装、不会使用手机应用造成的“数字鸿沟”问题;针对听障人群,解决听力受损群体听不清、听不准的问题,实现听力受损人群与健听人群的顺畅沟通。

5G新通话助力实现跨语种无障碍沟通。同样基于5G VoNR网络,结合机器翻译技术、语义理解技术,在视频通话过程中实现中英文实时互译,为用户提供双方语种不一致情景下的无障碍沟通服务。

对B端的企业用户来说,5G新通话进一步细分企业场景,高品质的语音作为一项关键功能,嵌入到基于5G的新服务中,比如增强现实、虚拟现实、远程机器人控制、网真应用以及各种支持物联网的服务。基于场景需求,可提供企业主叫名片、智能客服、政务信息数字化等业务。

除此之外,5G新通话框架还可以通过5G网络实时音视频通信技术,再结合增强现实及混合现实技术,向远程维修、售后服务、设施巡检、医护诊疗、示范教学、监督检查、审核查验等创新业务延伸。

5G新通话生态建设如何?

据悉,5G VoNR可以给用户和运营商带来众多好处。从用户侧来看,VoNR将带给用户更佳的通话体验。从运营商侧来看,VoNR可以加快传统、低效的2G/3G CS语音向4G和5G转移,从而提升网络效率、降低网络运维成本,借此重耕优质的低频资源;VoNR利于支持新的5G应用——AR/VR、全息等5G应用都离不开实时、高清的音视频通话,而有了VoNR后,可提供增强的媒体面以更好支撑这些新应用;VoNR能给运营商带来新的收入来源,面向数字化转型和万物智联时代,语音和视频业务正从人与人之间的连接,延伸到更为广阔的人与物之间的连接。

目前业界普遍看好5G新通话发展,其生态模式也日渐完善。一是运营商积极尝试。在国外,韩国运营商KT在视频通话上已经做了一些优化尝试,并于2019年发布5G套餐的同时,发布了包括通信类、游戏类和媒体类在内的八大服务,其中通信类服务APP包括Narle和Real 360。Narle是一款视频通话应用程序,被KT称为“新概念视频通话服务”,支持在视频通话过程中基于AR实时涂鸦和叠加表情贴纸,创建自己的3D形象;还能同时支持8方高清视频通话,并支持实时将语音转换为文字字幕,以及在通话过程中共享图片和文件等。2021年6月2日,德国电信宣布与小米等多个合作伙伴在波兰华沙成功实现5G VoNR通话。

在国内,记者了解到,以江苏移动、浙江移动、北京移动为代表的移动子公司正纷纷开展VoNR的全省市规模商用。中国联通在此前发布的《2021年度终端测评报告》中指出,随着VoNR技术不断成熟、端网协同持续优化,联通网络VoNR已具备了商用条件。根据中国电信对2022年5G终端的规划,中国电信一季度将进行VoNR实验室测试,二季度进行现网验证。此前深圳电信已成功建立首个VoNR精品示范区,与华为精品网团队组建联合项目组,经过多轮迭代优化,VoNR精品示范区网络已全面满足预设目标,实现随时随地打得通、不掉话、超高清的VoNR精品网目标。

二是设备商积极参与。比如华为提出了5网合一统一解决方案,助力运营商通话升级并简化网络架构,还与中国移动共同发布5G新通话解决方案,共同推动相关标准的提案。中兴通讯与中国移动联合发布了5G话音网络新架构。2021年3月,广东移动携手中兴通讯率先实现基于IMS DC架构的5G新通话业务试点,在5G网络环境完成了5G新通话业务的首次呼叫验证。

三是终端厂商大力支持。5G已经成为了各个手机厂商技术储备和研发投入的重要方向之一,华为、OPPO、小米、荣耀、vivo、真我、三星、NZONE等市场主流品牌的5G手机已开始逐步推送新版本支持VoNR业务。值得一提的是,从今年7月起,所有中国移动新上市的新品都将支持5G新通话。

商业变现还有漫漫长路

此前,随着5G新通话的发布、试点商用,有消费者提出,“5G新通话流量包在语音通话套餐里,依然收费”;“跨运营商如何保证通话质量”;“既然以室内为主,室内正是Wi-Fi的主战场,Wi-Fi6的速率和时延也不错,还免费,选VoNR的理由是什么?微信视频通话依然是首选”……

业界也存在疑虑:“新通话”能成为5G爆款应用吗?

种种疑问说明,业界还需做出更多努力。

没有商业变现能力的业务创新是没有生命力的,目前看5G新通话的商业化仍存在一定困难。与之前的5G消息类似,至今尚无“杀手级”应用场景,能看到的更多是相关概念。5G新通话也面临类似的情况。颠覆级体验的应用场景当前还待发掘,业界需要继续推进业务创新,推出更丰富的交互内容、更多的交互形式,以及更沉浸的终端呈现。

除此之外,商业模式还需进一步明晰,如资费问题依然是一大挑战。虽然,中国移动提出5G新通话试商用期间,不占用流量,使用语音通话分钟即可。但在不久的未来,还需要精心设计资费套餐,简单、透明,让消费者易于选择并认可。其次,VoNR对于5G网络的覆盖和性能提出了很高要求,面向实时通话及全媒体领域带来的新业务、新技术、新架构,对运营商提出了更高要求。

此外,除中国移动明确了终端支持5G新通话的时间节点,其他运营商产品落地时间并未清晰。要避免陷入“三个和尚没水吃”的尴尬境地,各家不注重互联互通,总想另起炉灶,那样5G新通话的生态闭环就不能打通。

5G融合应用正处于规模化发展的关键期,包括运营商和互联网厂商在内的科技巨头正在进入新的竞争赛道,但从历史发展来看,运营商在互联网业务上并没有明显的优势。

业内专家表示,从技术实现上,运营商5G新通话中的部分技术虽然优于互联网厂商的产品,但未来支持5G新通话的终端数量、技术实现的效果以及通话的质量并不是试验数据,对于运营商而言,大规模实现技术落地才是关键。运营商仍需携手产业链,充分利用网络优势,寻找到网络和服务的结合点,形成差异化的产品和服务。

从目前公布的消息看,中国电信一季度将进行VoNR实验室测试,二季度进行现网验证。中国联通5G VoNR技术已经具备商用条件。产品有优势,但面临的挑战也不少。5G新通话的未来,最终还是由市场和消费者决定。

根据通信世界全媒体、人民邮电报资料来源整理

版权信息
主管单位:
湖北省通信管理局
主办单位:
湖北通信行业职业技能鉴定中心
出版单位:
武汉新信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编辑单位:
湖北省通信学会
电  话:
电子邮件:
xxtx@263.net
国际标准刊号:
ISSN 2096-9759
国内统一刊号:
CN 42-1914/TN
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 关注我